“好了,别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,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救人,跟夺取上古至宝‘人皇旗’!”

春秋至尊看了铁瀚一眼,道。

虽然这位大元国的至尊很是凶猛,常年在诸天战场上跟万族搏杀,但是吧,这家伙就是一介武夫。

只会动手不会思考!

要不然,以对方在诸天战场的成绩,早就走到更高位置了,也不至于跟他们一样,还需要来这神龙渊遭罪。

“救人、夺宝,这跟打打杀杀也不冲突嘛!”

铁瀚撇了撇嘴,道。

“的确不冲突,只是……”

昆虚至尊苦笑一声,正要解释,突然,他的声音被一阵滔天巨响打断。

砰!

这是虚空炸开的恐怖巨响。

龙骨海内,一座封天祭坛上面,出现一道澎湃浩荡的冲天光柱。

甜腻腻清纯妹妹的日常写真

这光柱,冲上云霄时,直接展开,化作一张巨网,不停向着四周蔓延开来,最后笼罩住大半个龙骨海。

“九仙封天阵,开!”

仙葫至尊声音冷漠,传出时,祭坛上面,飞出九道虚幻的仙影,融入到封印巨网之中。

轰隆隆声传出。

整张封印大网,在迅速缩小,从原本罩住大半个龙骨海,到最后,变成只是笼罩住一小块区域。

大概也就只有龙骨海万分之一的面积。

虽然笼罩的区域变小了,但是,这张巨网的厚度,却是增加了数千倍。

从原本只能承受一般大帝的力量,到最后,变成就算是至尊出手,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打破这张巨网。

“诸位,封天阵已成,还请入内,共同联手打开虚空通道,一起降临困龙城!”

仙葫至尊扫了四周一圈,邀声道。

轰!

神族这边,神不凡最先动身,进入大阵。

而后,其他神族大帝也都纷纷跟上。

其余一些万族至尊,也都没有说什么,直接进入封天阵。

到最后,场上只剩下魔族与人族还没有行动,这让不少至尊感到意外。

“魔族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难道说,你们魔族不打算进入困龙城了?”

“魔一云,你们魔族的圣子可是死在困龙城内了,你们不进去查个仔细吗?”

好几道质问声,回荡开来。

但是,魔一云脸上始终充满冷淡之色。

“诸位,这困龙城,我们魔族就不进去了,若是有关于我族圣子陨落的消息,诸位回头告诉我便可,我魔族一定会有厚报!”

魔一云声音听起来一片真挚,但仔细一回味,简直就是满满地敷衍。

“哼……既然你们魔族不参加,那请离开吧!”

仙葫至尊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不入困龙城,那还留在这里干嘛?

让你们有机会打秋风啊?

“呵呵,离开?这没问题!”

魔一云非常干脆,大手一卷,带着魔争就走了。

他也清楚,既然魔族不进去,那么,仙族肯定不可能让自己继续留在场上看戏的。

自己要是不走,仙族不安心,其余的万族至尊,也都会不乐意。

与其留在场上得罪部势力,倒不如先一步离开。

反正,谁也没有规定,走了之后,还不能回来。

他就不信,等这群家伙都去了困龙城后,还能管到自己。

魔一云的离开,非常果断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,这更让大家感到疑惑了。

谁也不清楚,魔族葫芦里在卖什么药!

他们并不知道,其实,魔一云根本没有什么算计,只是纯粹的,感觉这一次,困龙城的行动,非常危险!

所以,他才选择了最稳妥的法子,留在外面,静观时变!

“这就走了啊?”

人族这边,韩戊等人,都是一脸古怪。

魔一云真的走了?

他们来不及思考,这会儿,万族的目光,已经都汇聚到了他们身上。

“九大不朽世家,你们是个什么意思?要么留下,要么现在滚蛋!”

仙葫至尊一脸不善,道。

关于他们仙族圣子‘玄奕’的死,疑点重重。

而人族,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凶手。

若不是为了大局着想,他早就带着仙族至尊,把这群人族杂碎灭了!

“哼……仙葫,别一天到晚摆着一张臭脸,搞得像是我们挖你家祖坟,刨了你家老祖宗尸体似的!”

韩戊冷笑一声,说完后,目光一动,看了一眼春秋至尊。

而这会儿,春秋至尊也是目光闪烁,看了大家一圈,最后点了点头。

“走!”

春秋至尊一步踏出,带着大家,进入封天祭坛。

此刻,祭坛上面,聚集的至尊,足足有数十位,这放在诸天战场上,也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。

除了神魔仙,以及人族,这些诸天霸族之外,恐怕,没有哪个势力,能够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位至尊了。

“封天阵已经布下,关于困龙城所在的虚空世界,也已经定位完成,接下来,需要诸位合力,联手开辟虚空通道了!”

老天师站了出来,神色凝重,道。

不知为何,他隐隐觉得,这一次,开辟至尊通道,恐怕不会太过于顺利。

只是,不管他如何推算,始终都找不到这份不安的来源。

也正是出于此的考虑,他才把大家都拉拢过来,联手开辟至尊通道,要不然,以他们仙族的力量,足以自行开辟通道。

其实,在最初他的算计中,自然是仙族自己开辟通道就可以了,毕竟,自己开辟通道能够动手脚。

关键时刻,还可以把人族给阴了。

但现在,大家一起联手开辟通道,那就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脚了。

当然,也有好处的一方面。

那就是均摊风险。

真要出了问题,他们仙族,反而是最有机会顺利脱身的。

“玄奕的死,恐怕没这么简单,困龙城发生的一切,感觉像是背后有一只神秘黑手在操控!”

老天师心头一沉,喃声道。

他从没来没有哪一次,像今天这般,心绪难平,且任何推衍,都变得扑朔迷离,结局不定。

这个操控一切的神秘存在,其实力,恐怕远超自己想象。

否则,他不可能会推衍不出来半点蛛丝马迹。

“不管是谁躲在背后算计了这一切,只要……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