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外一边。

宋北玺带着李妮离开后,阮白好言安抚了商总好会儿,并且表示自己会再组一个局,希望他到时候会赏脸。

商总心里很是不满,但没彻底地撕破脸皮。

阮白知道他心里不爽,在酒店买了两支好酒,在送他离开的时候,她递上酒,对方的脸色缓和了些。

看着他与秘书离开的时候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是否能拿下这次的合作,她已经没了把握。

阮白揉了揉一直赔笑的脸,无奈叹息一声,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,她喊了个代驾。

回到家,她走进客厅,发现慕少凌破天荒的没在书房处理工作,而是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。

“少凌?”阮白轻轻柔柔地唤了一声,看到男人坐在客厅等着自己的瞬间,她所有的郁结一扫而空。

她现在不想思考怎么才能赢回跟豪庭合作的事情,只想待在慕少凌身边,依靠属于自己的温暖。

“来这边坐。”慕少凌指了指旁边的位置,端起茶几上的茶杯。

阮白坐过去,紧紧靠着。

黑白气质

慕少凌嗅到她身上酒精夹带体香的气味,拿起茶杯的杯盖,递过去,“喝点茶。”

阮白嗅到蜂蜜的甜腻,喝了好几杯红酒,胃里闹腾着,这杯蜂蜜茶,正好能缓解她的难受。

“谢谢。”她接过,连着喝了好几口。

茶暖和着,不烫嘴也不凉,仿佛是慕少凌算好时间准备的。

暖茶滑过食道,落入胃中,缓解了不少的难受。

阮白放下茶杯,扬起温柔的笑容,抬头看着慕少凌深邃的双眸。

或许是喝了些酒,有些上头,她感觉对方的眼中蕴藏着万千的星辰,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少凌,有你在我身边真好。”

慕少凌看着她红彤彤的脸,叹息一声,心里剩下的那点火气瞬间被她的娇憨给扑灭。

“应酬得怎么样了?”他捏了捏她柔软的手,无名指上的钻戒被他轻轻套玩着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提起今晚,阮白秀气的眉头不经意皱了皱,叹息一声。

“不顺利?”慕少凌问道,想到宋北玺的短信,心里计划着,看来以后无论她去应酬什么,他都要陪在一旁。

就算她被套上了属于他的专属印记,依旧有不长眼的男人觊觎着她的美丽。

慕少凌很不爽。

阮白摇头,没打算告诉他商总的事情,因为真要计较起来,中间还有个夏蔚。

夏蔚没离职之前,是他得力的助手之一,她不想让他们两人为了这件事而破坏以前的感情。

虽然说,慕少凌对夏蔚没多少感情,但好歹也是上司下属一场。

“也没什么。”阮白拿起茶杯,又喝了一口,蜂蜜水冲淡了胃里的苦涩,她头轻轻靠在慕少凌的肩膀上。

慕少凌见她不肯说,直接问道:“豪庭的开发商对你做了什么?”

阮白愣了愣,抬头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没等他说话,她瞬间反应过来,肯定是宋北玺说了什么。

对着慕少凌的目光,她只好全盘托出,包括夏蔚的事情,没有一点隐瞒。

慕少凌早就猜到阮白被那个开发商占了便宜,听着她一笔提过的时候,心中的怒火中烧。

不是生阮白的气,而是想要灭了那个不知好歹的男人。

看见他眼中的怒火,阮白哄着,“少凌……”

“他都摸了你哪里?”慕少凌问道。

阮白见他一副严肃的表情,知道他生气的时候有多可怕,怕是那个商总分分钟会被挫骨扬灰。

她笑着道:“也没碰到多少,最委屈的还是李妮,她帮我挡了大部分。”

慕少凌哼了一声,“老婆,你乖乖的说实话。”

他的气场强大,阮白没有办法压过,只好乖乖的说了实话,“就,手,还有腰。”

她不敢说商总还想要亲自己的脸颊,只不过被躲了过去。

“不要生气了,好不好?”阮白感觉到话刚说完,他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。

一个女人出来办公司本来就不容易,以后这种场合还多得是。

她想着出来建立公司,就没想过要慕少凌帮忙,反而是想要跟大家证明,自己也是有能力站在他身边的。

吃亏是在所难免的,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,阮白还算能接受。

“我没生气。”慕少凌脸色缓了缓,口不对心。

“那我去看看孩子?”阮白念着三个宝贝,这个点他们早就休息了,她想要上楼看看他们的睡容,然后去梳洗一番。

“他们已经睡了,明天再看。”慕少凌伸手,环着她的腰。

“我……”阮白再想说什么的时候,发现腰间的力度一紧,她问道:“你做什么呢?”

“你只能属于我的,所以身上不能有其他男人的记号。”慕少凌霸道宣告,手紧紧扶着她的腰,用力得似乎要烙上自己的痕迹。

阮白感受到深深的醋意,心想着要怎么消灭他醋意的时候,整个人被腾空抱起。

“啊……”突然的动作吓了她一跳。

慕少凌特别喜欢对她做公主抱的动作,尽管次数多,但是突然的腾空,她还是会受到惊吓。

“少凌……”阮白紧紧攀着他的脖颈,就算是抱着自己上楼,他的步伐依旧稳健。

“老婆,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气息。”慕少凌道。

想到她被一个男人非礼了,他心里很不愉悦。

自己心爱的宝贝被那种无耻之徒给碰了一下,他高兴不起来。

“我去洗洗。”阮白纳闷着,她有沾上那个商总的气息吗?

“我帮你。”慕少凌踢开房间的门,抱着她走进浴室的套间。

阮白知道,今晚是逃不掉了。

一个小时后,慕少凌才舍得放开她,阮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有李妮的一条微信。

看见李妮的回复,她放下心来,交代了一句,手机便被慕少凌夺走。

“老婆,很晚了。”慕少凌嘴角挑起一抹慵懒的笑容,比夜晚的星辰还要灿烂几分。

阮白的心怔了怔,感觉被蛊惑了,他这样,应该是没事了吧?应该不会事后去找商总帮忙了吧?

慕少凌见她发呆,往上拉了拉被子,道:“快休息。”

阮白点了点头,侧身,抱着她的腰,闭上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