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是深夜,再过几个时辰初阳便会升起,而种道山的这次开山也会在破晓之时画上一个句号。

神韵山山脉的上空劲风呼啸,庞大的鼻涕狼拍打着翅膀飞驰而过。

它一路行来,把路上景象尽收眼底,待看清这神韵山的千里气象之时,就连一向不正经的它也是咋舌说道,“啧,不愧是极南三大门派啊,仅仅是老大你这神韵山一处,就已经堪比整个紫气宗了。”

陈雪娥美眸闪动,同样被这神韵山的仙家气象所震慑,她虽不知道紫气宗是什么宗门,却还是点头轻道,“这般气象,恐怕放眼极南,乃至整个凡云大陆也少有能与之媲美的了。”

“嘿嘿嘿,也只有这种气象才配的上我老大嘛。”鼻涕狼闻言,顺势就拍了季辽一记马屁。

季辽呵呵一笑,也不搭言。

片刻后,几人就到了神韵山的主峰,鼻涕狼悬停在神韵山广场的上空。

此时广场上除了蔡志鸿与苏不提外,又多了两个俏丽的身影,不过这广场实在太大,虽有了四人缺仍旧显得人烟寥寥。

蔡志鸿等人见到突然从远处飞来一头体型庞大的巨狼,同时看了过去,当他们看清这巨狼背上的季辽时,同时恭敬的躬身行礼。

“老大你这里怎么有人啦?”鼻涕狼问道。

“这是我新收的弟子。”季辽笑着回道。

“你看,我就说嘛,我老大是什么人,刚刚开山,就有人来投奔了。”鼻涕狼嘴巴一张又拍了季辽一记马屁。

青涩稚嫩美女户外清纯唯美赏花图片

“少废话了,下去吧。”

“诶!好嘞。”鼻涕狼应了一声,庞大的身躯缓缓下落。

“小女子温情儿!”

“温婉儿!”

“见过季前辈,还请前辈收下我们。”

待季辽刚一落地,二女便立刻到了季辽身前,噗通一声跪了下去,口中同时诵道。

季辽看向二女打量了几眼。

却见这两个女子年约十六七岁,皮肤雪白,长相清秀,身着同样的修士道袍,从样貌来看她们二人竟有七八分相似,身上散发的气息也均有纳气七层的样子。

沉寂了稍许,季辽微微颔首。

“此前不久我刚见过你们家族族长,她与我说了你们的事情,我也应承下来了,你们起来吧,我收下你们了。”

二女闻言彼此互望一眼,随后露出大喜之色,不再犹豫,嘭嘭嘭的对着季辽磕了三个头。

季辽看着身前站着的四人,心中顿时又涌起了一股感慨,想不到不过区区数十载,他季辽已经开山收徒,将要传下道统,开宗立派了。

“我修的乃是符道,我不管你们以前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既然你们拜在季某的门下,那就给我老实的修炼符箓之道,以免出门折我季辽的面子。”季辽郑重的扫视几人说道。

“是,弟子明白。”

“是,师傅。”

他们四人同时应声。

“世人收徒都看中资质,而我季辽却不看重这些,你们给我听好了,修仙一道,资质固然重要,但那绝不是全部,只要心智坚定,认清自己毫不懈怠,终有一日可成大器,莫要妄自尊大、莫要妄自菲薄,这才是修仙至理,要永记勤能补拙这四个字,你们懂吗?”季辽再次说道。

“是!弟子明白。”

蔡志鸿等人再次点头答应。

“好了,今日你们就随便找一个地方住下,明日便会有人过来处理神韵山的一应事宜,我还有事,如有人找我,就告诉他我在闭关,七日后在来找我。”季辽交代了一句,而后便负手向着那座仙宫走去。

鼻涕狼大眼珠子一转,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两步。

“老大,老大,我还有事呢。”

季辽脚步一停,看着鼻涕狼这幅贱样,马上就明白这狼肯定是又想要干什么了。

“说吧,你又要干啥!”

“嘿嘿嘿,老大,你看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,风餐露宿的,现在终于定居了,你看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好点的住的地方。”鼻涕狼贱贱的笑着。

季辽翻了个白眼,一副嫌弃的表情。

“啧,你身上不是有毛吗,你又不怕冷,为啥非得住房子!”

鼻涕狼也是翻了个白眼。

“诶!老大,那可不一样,住房子总比睡野地好吧。”

季辽无奈,“明天天罡山那些人来了,我这神韵山范围内你随着便的挑,让他们给你弄个大的,一直弄到你满意为止,行不行?”

鼻涕狼闻言顿时大喜,大嘴一张,冲天而起。

“多谢老大,我这就去选地方去。”

说罢,身影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。

季辽望着鼻涕狼消失的方向,苦笑摇头,想了想又对蔡志鸿、苏不提等人说道,“神韵山各处你们随便选一处洞府,明日告之天罡山的人,让他们帮你们修砌便是。”

蔡志鸿、苏不提等人闻言同时大喜。

“多谢师傅。”

季辽走到那座仙宫之下,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他的行宫了,望着宫门上方巨大的空白匾额,季辽思索了一下,随即单手一挥,一抹湛蓝灵光飞卷而出,向着匾额上飘了上去。

光芒一敛,三个苍劲的大

字,现了出来。

“符仙宫!”

季辽满意的点点头,刚想迈步进去的时候,忽的又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,转身看向到了符仙宫门口就停下了脚步的陈雪娥。

只见陈雪娥就那么静静的站着,一语不发。

陈雪娥充其量只是季辽的一个贴身婢女,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和她的老祖要求什么。

季辽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看着这个曾在他心智动摇,帮过他的女子。

“差点把你忘了,明日你便命人在这广场一处修砌一个洞府,住在我身边吧。”

陈雪娥先是一愣,随后美眸竟是隐有水雾弥漫,此前心里隐有的一抹落寞一扫而空,心中满是感动。

她微微欠身,“雪娥谢过老祖了。”

“嗯,等了五天了,你也累了,找个地方休息吧。”季辽点了点头,袍袖一甩走进了大殿。

“是。”陈雪娥悄然应声。

嘭的一声,符仙宫的大门随之关闭。

这华丽且又不失仙气的巨大宫殿空无一人,季辽负手站在那里,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,露出一抹凝重之意。

下一瞬,他不在压制体内灵力轰然释放。

一刹那筑基圆满的气息散发而出,向着整个大殿席卷。

季辽体表瞬间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灵光,而他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。

这一刻他身上散发的波动极其不稳,时而狂暴时而内敛,体表覆盖的光芒也随着时强时弱的气息不断闪烁。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季辽皱眉。

自从他听了灵威道人讲道之后,在其中所得不小,不知不觉间修为就提升了一个层次,达到了筑基圆满。

但当季辽在那处秘境醒来的时候,立刻就发现他体内的变化,当即运转功法压制了下去。

可以这么说,季辽自踏入修仙界以来,因为最开始修习的就是堪天归元决与五行衍火决这两部逆天的功法,每每突破进境的时候都要远比常人稳固,还从没遇到过这种境界不稳的情况。

季辽把神识沉进了识海之中,望着那已经纠成了一团,已经趋于融合金丹的经脉,的确是筑基圆满半步金丹的表现无疑,看不出任何异样。

季辽眉头皱成了一团,站在沉思起来。

许久后,他长长出了一口气,身上的气息再次收回体内,体表的光芒也消失不见。

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想起了那还未谋面的大道子。

“许是独身来往习惯了,忘记了,再过不久我可就是有师傅的人了。”顿了顿他再次低语,“不过在

那之前,我还是要借着这七天时间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若是自己能够稳固下来,又何必求他人指点呢。”

道法不通,寻求他人指点这本是修仙界常事,不过对于一向独行习惯了的季辽,到现在还不是很适应。

收敛心绪,季辽袍袖一抖,负手向着符仙宫的后殿走去。

这座仙宫是在灵威道人封山前就已为后来人准备好了的,虽是尘封了多年,但里面的一应事宜仍旧崭新。

后殿内部极大,分割成一个个区域,季辽走走停停,不时推开一个屋门看上一眼。

在这些房间之中,有静心修炼的密室,也有放着丹炉炼丹的地方,同时其内的阵法禁制都是事先布下的,虽是多年过去但仍旧运转如常。

穿过一条宽阔的回廊,季辽走到了大殿之后,一扇巨大的通往后山的大门出现在季辽眼前。

季辽抬手,但听轰隆一声,久未开启的大门,应声而开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