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社直播app下载在线观看

周预也笑了,心想年轻真好,像安西到现在还是说走就走,哪里像她,一辈子都转着丈夫孩子……

顾安西看着她,忽然问:“对了,你和闵辛没有和好吗?”

周预摇头:“没有。”

顾安西目光有些布灵布灵起来,“我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。”

有关闵辛的舔狗传说,在北城传得挺开的。

周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,垂了眸子:“分开了再要在一起是要好好想清楚的。”

这一点,顾安西还是挺赞同的,用力点头,好像很懂的样子。

和周预喝完了茶,她亲自地把人送了回去,回头时去看了看贺老。

贺老自从上次中枪以后,身体大不如前,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,就连思园也极少来了,顾安西这一次去,特意地送了一幅画给他,倒也让老家伙欣喜了不少时间。

顾安西开车离开后,去了一趟王竞尧的办公厅。

这些天,老哥哥的心情极好,看见她过来立即就招招手:“来来,最近我新得了一幅画。”

顾安西过去,看着他拿了放大镜在那里一点一点地欣赏,那模样就和薄爸爸一模一样的,她忍不住地笑起来,随意一看:“这幅画是假的。”

花朵的春天很芬芳

“怎么可能。”老哥哥看她一眼,“是一个老朋友送的。”

顾安西拿起那幅画,笑笑:“虽然仿的特别传神,但是假的就是假的,一些细微之处还是能看得出来的。”

她指出几个地方,王老哥哥一看,确实不对啊,就连一旁的王景川都说:“这……是一个可靠的人送的,竟然是假的。”

顾安西笑了一下:“送的人自己大概也不知道是假的吧。”

她又说:“这个画家的作品存的不多,而市面上流传的百分之八十的都不是真的。”

“那真的去哪里了?”老哥哥不禁问。

顾安西淡笑:“这得问这些画的主人了,其实不重要啊,有人喜欢,哪怕是仿的也能让人欣喜很久,还是能拿着放大镜观赏的。”

老哥哥一听这话就是说自己的,把放大镜一丢,瞬间对这幅画没有兴趣了:“景川,送你了。”

王景川倒也不嫌弃,捧着画喜滋滋地说:“只要我不说假的,它就是真的,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挂在家里倍有面子啊。”

老哥哥坐下,给自己和小混蛋倒了两杯茶,喝了一口才说:“看你出息的样子,难怪发不了财。你看看这小混蛋,眼光多毒啊,我都险些被骗了去。”

王景川是惯会了拍马的,立即把画卷起,一边就说:“我这眼界和安西小姐是差得太远了,要是一样的话,我也早就成名人了不是。”

老哥哥顺着他的话说:“不老实,看来你待在我身边是很不满意啊。”

王景川十分知情知趣地擦擦汗,“哪能啊,我在王先生身边是再满意不过了。”

这样一唱一和的,顾安西简直是听不下去了,简直肉麻啊。

她嚷着:“你们上班唱大戏呢!”

老哥哥笑笑,喝着茶,眉眼却是滑过一抹冷戾。

顾安西看着他,倒也是看出他叫自己来另有事情,也不急,就安安心心地等着。

终于,王竞尧开口:“江城那里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他又说:“这一次,我们可得和时间赛跑。这关乎云熙集团在国际上的名声。”

3D技术,一直不是特别地成熟,这一次熙尘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,王竞尧十分地支持……同时,云熙集团也研究出机器人,未来用机器人手术,还是能展望一下的,如果以北城为主体先行开发出来,那必定引起球轰动。

王老哥哥有这个信心,同时,也略有些担心。

这样先进的技术,旁人也会眼红,也会想要先一步。所以,他把基地挪到了江城,远离北城这个是非之地。

但,还是担心,江城太远,有事他够不着,再者在江城生产的话,会不会有问题?

他说出担忧,顾安西笑了一下:“那有什么难的?”

老哥哥一听,心中暗喜,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:“你有什么路子?”

顾安西长长地哦了一声,才慢慢地说:“不巧得很,我在江城还有一点小产业,改装一下正好生产生产机器人。”

王竞尧一下子就站了起来:“真的?”

顾安西昂了一声,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:“看看这个。”

王竞尧一看,江氏制造。

他还没有开口,王景川就出声了:“这不是南边最大的实体制造商吗?安西,你和他们谈好了?”

顾安西看他一眼,慢慢地说:“都说了是我的小产业啊,这是我外公家的产业,不巧得很,股权的百分之五十五,是我的。”

她才说完,王竞尧就一拍腿:“景川,开香槟。”

顾安西笑笑,倚在沙发上,手枕在脑后,十分快活的样子。

王景川则唉了一声,立即去办了,还拿了三个杯子拍着彩虹屁:“我就大着胆子自己也来一杯了,为王先生高兴高兴。”

王老哥哥便责备:“这是为我高兴吗,这是大家都高兴的事儿。”

他想一想,可以省掉好多的钱。

他这边如意算盘打得精,但是顾安西一伸手就报了个数。

“这么多。”老哥哥瞪着她。

顾安西一脸的理所当然,“当然了,虽然我是大股东,但是旁人也是要吃饭的呀,这些钱得堵住他们的嘴巴啊,还有改造生产线都是要钱的。老哥哥你不会是一毛不拔吧?”

王竞尧盯着她看,看了好久,才翻了个白眼:“景川,这事儿回头你办一下。”

王景川这个机灵鬼,一看就知道上司心情不大好了,于是更是想着办法逗他开心,“其实算下来,也是省了一大笔了。”

王竞尧看他一眼:呵呵,你懂啥,那些股东你以为你王八蛋摆不平,不过就是找了机会和借口和他要钱罢了,小小年纪,就会把他的钱扒回薄家。

王景川哪里不懂,不过就是懂了又装不懂罢了。

三人碰了杯,又说了好些话,把事情敲定下来,老哥哥借口支走了王景川,倒是和顾安西说起另外一件事来,“你上次说薄情的师父,有眉目了没有?”

这薄情和宋佳人的师父,那就是整件事情的大BOSS啊,虽然从来没有露过面,但是王竞尧可不敢小看他。

薄情事件以后,暗黑除了当时的那些人,其余的人都不见了。

要知道,暗黑可是一个几万人的组织,倾刻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,这太不可思议了,说明他们背后还有人。

这人,倒底是谁呢?

这成了王竞尧心中的一根刺。

所以江城之行,除了明面上的任务之外,还有一项特别的任务就是找出暗黑的主子,听说,他们移到了江城一带。

顾安西压低声音:“还没有,不过我估计薄情和宋佳人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,这个人一直隐藏得很好。”

王老哥哥捶了一下桌子,有些气愤:“太可恶了。”

闵辛,薄情,宋佳人,只是那人的棋子罢了。

他缓了缓,又说:“薄情已死,他会不会再找宋佳人?”

顾安西垂眸:“我猜有一天,有必要时会的。”

王竞尧吐出一口气:“必要是你提醒一下周云琛,他就这一个宝贝妹妹,可千万别再干出傻事了,再和暗黑扯不清,就是我也保不住她。”

顾安西点头。

王竞尧忽然又开口:“忘了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小奶精眨了眨眼:“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老哥哥的神情忽然就变得可疑了起来,轻咳一声:“那个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过就是一个老熟人回来了。”

小奶精巴巴地看着他,然后幽幽地问:“是不是江朝歌?”

王老哥哥差点儿跳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小奶精笑眯眯的:“因为我一直关心着哥哥你的感情生活啊。”

才说完,就被王竞尧给拍了一下额头,他没有好气地说:“我和她可没有啥了。”

他倒是提醒着:“江朝歌现在是米国一家公司的代表,听说也发明了机器人,也有医疗项目,那家米国公司大概就是冲着咱们来的。”

顾安西听了,叹息一声:“我倒是觉得她是冲着老哥哥你来的。”

王老哥哥跳起来揍她,她跑得快,老哥哥气喘吁吁的,冷声道:“我教训不了你的啊,成天和我胡说八道。”

他还要过来修理她,顾安西直接就跑了……

跑到楼下,却正好撞见了传说中的女主角,不是旁人正是江朝歌。

顾安西止住步子,双手少在衣袋里,倚在墙边:“江博士。”

江朝歌从法国到了米国,受到了球排名第五大公司的重用,今非昔比的模样,整个人气场都强了好多,和她比起来,顾安西还是一个小屁孩。

江朝歌看着她,有些意外,然后就了然地笑笑,“安西,好久不见。”

顾安西有些懒懒的:“是好久了,我以为这么久江博士足以改邪归正了,怎么还是当别人的爪牙,做着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呢?”

江朝歌淡笑:“会说话,真的是你的加分项。”

顾安西不以为意,笑笑:“行,不耽误你找熟人了。”

走之前,她特意用细声细气的声音说:“对了,老哥哥刚才还提起你,说起时,挺动容的。”

一时间,江朝歌的表情颇有些动容,才想问什么,顾安西人已经跳着跑了……

嘻嘻,有好戏看了。

她却是没有走,直接去找了王景川,然后在墙壁上搞了个投影,画面正好就是王竞尧的办公室……

差八百字,9点再更一章

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