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焦老的叫声,躲藏在村后面屋子里的人,齐齐打开门。

   朝焦老连连竖起大拇指,刚才他鬼哭狼嚎的哭喊,一字不差的传到他们耳中,他们算是服了,对焦老这等瞎走走的本事。

   焦老摆摆手,“小意思。”

   王岩小跑到他身边,担忧道:“我们以度过危机,不知灵姐姐那边能不能顺利度过,焦爷爷您那个以物为卦,真的能迷惑敌人么?”

   焦老听完气的胡子一颤一颤,拍了下他的脑袋瓜,“你小子可不要小瞧老夫的奇门遁甲术!”

   “不是不是啦,只是好奇嘛……您说用树木摆出什么什么阵型,能让村庄看起来比实际面积小,如此夜军觉不会藏的了这么多人,只看一眼便走了,我好奇真有那般神奇嘛?”王岩好奇道。

   昨天灵姐姐来找他们,让焦爷爷制造一些虚幻场景,给夜军制作错觉,焦爷爷早上去下午就回来了,回来后说了许多他听得半知不解。

   焦老摸着胡子神秘兮兮道:“孩子,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尤其是这奇门遁甲之术更是妙不可言,有时人的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,既然你对这玄学感兴趣,不如我教给你这些,你可要学?”

   找了几天也没寻到合适的继承人,而这小子聪慧是个好苗子。

   王岩眸子大亮着连连点头,“好呀好呀,我学我学!”

   “恩,从明天……不,今天开始我就教你,白天你制作武器,等午夜我开始给你讲最基础的。”

   王岩忙朝焦老跪下,“见过师傅。”

   纯净妙龄少女背心连衣裙草帽向日葵唯美写真图片

   “哈哈哈哈,好徒儿快起来。”

   *

   夜军在离开族人的村庄后,继续搜索其他村庄,傍晚时分来到陌灵所在处的地方。

   村庄与之前无二,可若仔细看,之前种的杂乱无章的树木,以被挪栽种到屋子旁各处,若从高空往下看,各处树木被排列成一个卦图的模样。

   在夜军眼中这个村庄只有寥寥十几户,一眼就能尽收眼底所有的茅草屋。

   见村庄面积小且无动静,夜军不想费时间搜,直接略过村庄朝下一处去搜。

   待他们走后过了好一会,隐藏在暗处的陌灵现身,进庄让挤在屋子里的人,跟地窖的人,还有村庄后方跟各处埋在雪里的人出来。

   危机,顺利度过。

   玄苍拍着身上的雪,惊叹道:“没想到那奇门遁甲之术如此神奇,之前听焦老说我还不太信,方才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,怎想夜军就这么过去了。”

   想学,非常想学,可他不是机关族人,想来老爷子也不会传授给他。

   褚子津点头,“确实如此。”

   跟用神力制造的假象有的一拼。

   就是不知神帝那个老不死的,是怎么想出这般玄学,而后交给这些凡人的。

   “总之被找到的危机以过,接下来安心等到夜千傲过来,与机关族制造完武器,小鸟那边支援军今天到,她会沿着直线来与我们汇合,但不知要多久,希望她那边也一切顺利。”陌灵语气带着几分担忧道。

   直线进攻会路过许多城池,她信里虽说没哪个缺心眼的会跟她战,但纪离殇想必以收到冥司旬撤兵的事,也知小鸟会来找她,指不定要怎样派兵拦截。

   两方人马想顺利汇合,怕是没那么简单。

   玄苍道:“小陌你不用这般担心啦,南宫是谁那可是腹黑狡诈到极点的女人,只有她让别人吃亏的分,没有别人让她受难的事,她不会有事啦。”

   陌灵点点头,“希望如此。”眸子扫向一旁站立的将士,一边打开戒指,挪出收起来的帐篷,“如今危机解除,搭好帐篷后继续背时间图去。”

   众将士小身板猛地一颤,颇为苦逼兮兮的叹了口气,真的好想跟陌帅说一句,要他们背下那东西,他们真的做不到啊……

   可也敢在心里吐吐苦水,没那个胆子当陌灵的面说。

   丧着脸七手八脚的去搭帐篷,完事后继续背那令他们头大的十二方向图。

   *

   时间一晃转眼来到二月二十八日,这四天时间里夜军把靠近大山的城池周围,全都仔仔细细搜了一遍,可别说没发现陌军,城周围连一点儿异象都未有。

   陌军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 此事不仅让将士满头雾水,心想莫非陌军还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不成。

   纪离殇也是满心的疑惑与无奈,疑惑陌灵的藏身处在何,无奈的是本想趁机关族人做好武器前找到她,如此便不用对上机关族。

   怎想从被曹洲引诱到现在,半个月的时间都未寻到。

   在找不到她的情况下,纪离殇也并未派人在搜寻,她总有一天会现身来找他,那他便等着她来。

   纵使他非常不愿与机关族对上,可寻不到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   不过,机关族武器到底有多可怖,他能不能凭着一百七十万人战胜她的二十万人马,在加上机关族人的武器,如今谁都无法确定。

   是胜是败,现在就杞人忧天为时过早,日后战场上才能见分晓。

   而这几天机关族人武器以进行到收尾时刻,钬药筒以全部做好,只剩下三、四十辆弩弓车,武器便能全部做好。

   陌灵所在村庄这些天除了背时间图的任务,就只剩等待,等二月二十九日夜千傲到来,等三月一号绝地反击的那天。

   时间流逝飞快又过一天,二月二十九日,早上时分一直在外施东西的阿金,楚郎回来,出去的时候每人五大车物资,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物资全部被施出去。

   楚郎几天几夜没洗脸,一回来脸都顾不上洗,直接各种牢骚:“特娘的夜军那几个狗、日、的,从我出去那天整整跟了我八天时间,老子甩都甩不开他们,为了不引起怀疑,只能东奔西走做那操蛋的善人!直到发完东西他们才没跟着!他娘的五车东西啊,就这么白白送了出去,想想都想骂娘!”

   陌灵好笑的递给他一杯热茶,“气什么,用十车东西换得太平,我觉很值。”

   而后又递给阿金一杯茶,“你那边呢?”

   “跟小朗情况差不多,昨日发完东西夜军才走,而后我与小朗无意遇到,之后就赶回村庄,这几天这里情况如何?”

   陌灵回道:“期间夜军来搜过一次,焦爷爷使了奇门遁甲术,帮我们逃了一劫,之后夜军未来搜过。还有搜城池的人夜军也全都撤了去,纪离殇应该是不想搜了,等着我们主动出击。”

   阿金喝了口茶,“夜千傲这两天就能到了吧?”

   “今日便能到,族人武器也快做完了,我决定三月一号去朝大山进军。”

   楚郎握着拳头激动的爆粗口,“他娘的从大山开始就一直躲躲躲躲躲,如今终于他娘的到了反击时刻!!”

   在场的人哪个不激动,一直处于被动局面,终于到了能主动出击的那一刻!

   陌灵慎重道:“先别想的那般美好,主动出击不一定就能胜,凭着那次山脚处现身的弩弓车,纪离殇不难猜出我们得机关族相助,他必定调遣了几十万,甚至百万大军过去,而我们虽有武器,但奈何人数实在太少太少,就算能赢但赢的也不会那般轻松。”

   楚郎嚷嚷道:“嘿小陌,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,我们可是有那钬药筒诶,虽没见识过威力,不过想来很威力很猛就是了,又有弩弓车,手有两个杀伤力大的武器,我觉此战我们必能大胜!”

   陌灵摇头失笑,在乐观这点上,没人能比得过小朗。

   不是长他人志气,而是她要把所有好的跟坏的结果,全都要思虑一遍,若届时不顺还能当即做部署。

   不知不觉中午来临,陌灵等人刚用过饭,魅影石风便策马风尘仆仆赶到村庄,向陌灵禀告夜千傲以抵达村庄两里外,他们提前回来通禀。

   陌灵等人忙起身,去村庄外迎接夜千傲跟他的兵马。

   半柱香后,一支二十三万人的军队,现身众人眼中,浩浩荡荡朝村庄走来。

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ps:最近一切“悯”(怕星星号特意写了同音字)感词都不能写,还有一些亲密的举动都不行不然就会星星号,这样的“***”,或屏蔽章节,所以怕某药筒是悯感词,文中的“火”,改成了“钬”药筒,我故意写的,不是错别字不是错别字,重要的事情说两遍……

   唉,就是不知道改了后还会不会星星号,如果再给屏蔽我真的没办法了。

   还有有些地方许多词都没出现,比如某句话读不通少了几个字,是网站给屏蔽了,连星星号都没直接不显示字,不是俺的错,不是我的错……

   还有……之前看评论的时候,有人说其中某几章章节少了,跟下章连接不上,首发网站没有少,可能是因为章节错乱,或者有悯感内容给屏蔽了。

   在啰嗦几句,傻子作者写太多字了,有些剧情本傻都忘了……所以若看到一些小漏洞大家就无视叭,原谅傻子作者叭~

   最后给每一个看我文的小仙女来一个熊抱~~~(˙︶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