嗡!

这时候,香囊微微震动了一下,飞出一道白光。

苏辰身上的无垢之石,主动飞了出来,立刻在这白光的照耀下,露出一道显眼的印迹。

“这……”

苏辰看到这一幕,脸色立刻黑了下去,真想问候九真子一句。

“奶奶的,果然是又做了手脚。”

呲!呲!呲!

那白光照耀之下,无垢之石的印迹,立刻被清除掉了。

“这块无垢之石上面的印迹,乃是中州柳家的,我师兄打劫了柳家一位长老得到的。”

魔梦声音淡淡,传了开来。

“放心吧,也就只有这块无垢之石有问题。”

魔梦似乎是看出了苏辰心中的担心,又补充道。

浙江大学校花军训俏皮写真

“其实,师兄人还是很好的!”

“嗯……确实挺好的……送宝童子。”

苏辰不由地一笑,嘿声道。

“哼……”

这时候,虚空深处,传来一道冷哼,震得苏辰头晕目眩。

半晌之后,苏辰才恢复了过来。

魔梦的声音,已经消失。

九真子的怒哼之威,也没有了。

只剩下一个白色香囊,静静躺在苏辰手里。

“岁月无声,希望你们也都安好!”

苏辰轻喃一声,收起香囊,郑重的把它放到荒古空间。

“哎……还是太弱了,竟然要靠女人给底牌,这叫什么事嘛!”

苏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。

想他上一世,也是风光无限的大帝。

怎么就没留下点什么,能够让自己一步登天呢!

当然,这个念头,苏辰只是一闪而过。

武道修炼,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,急不得,也懈怠不得。

况且,魔梦这种情况,相当特殊,为了镇压冰玄女皇,不知经历多少凶险,甚至要不是因为提前掌控了心界之塔,魔梦早就不复存在了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得尽快提升实力,我有预感,随着九真子、冰玄女皇的复苏,整个天地,马上就会大变。”

苏辰目中闪过一抹璀璨之芒,伸手间,拍了一下跟前的冰雕。

咔!咔!咔!

整座冰雕,立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缝,快速蔓延开去。

到最后,砰的一声,直接炸开了来。

“哇……那个娘们太坏了,太小心眼了,堂堂大帝,竟然动手对付本神鸟。”

秃毛鹦刚恢复行动,立刻破口骂道。

“那也是你活该,自找的。”

小火凰一边梳理着羽毛,一边慢条斯理道。

“哼……你个见死不救的混蛋,闭嘴吧你。”

秃毛鹦怒气冲冲的瞪了小火凰一眼。

“怎么救?你这傻鸟,人家那是高高在上的女皇,吹口气就能把咱们灭了,我可不会跟你一样,自己想着去送死。”

小火凰嗤笑一声。

“反正,你就是怕死、怕死、怕死!”

秃毛鹦一脸不满,又有些幽怨的看了苏辰一眼。

“还有你小子,竟然也不出手帮忙。”

“没帮忙吗?那你是怎么从冰块里出来的?”

苏辰淡淡扫了一眼地上的碎冰,道。

“哼哼……”

秃毛鹦满脸不开心,哼了几声。

“靠人不如靠己,本神鸟要认真修炼了,迟早有一天,要把那娘们干趴下。”

秃毛鹦放下一句狠话后,扑腾一声,飞进了苏辰的洛天神图。

自己独自修炼去了。

今天这事,对它打击还是蛮大的。

一直以来,它都自诩自己逃命功夫天下第一。

从来没有人能够逮住自己。

可没想到,今天竟然老司机翻车,直接栽在魔梦手中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去收拾‘战利品’去!”

苏辰目光闪过一抹寒芒,道。

“什么战利品?”

小火凰一愣,疑惑道。

“有人,竟敢不知死活来追杀我,那就别想着返回中州了。”

苏辰声音低沉,传出时,竟然令得虚空震荡,煞气涌动。

嗖!

这时候,他一步踏出,直奔北阳城外而去。

秋风瑟瑟,吹过时,落叶飘落,葬于泥土。

那淡黄叶子上面,隐约间,写满了别离的忧伤。

四季,永不停歇的轮回。

没有人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