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抠图器app下载

哒哒哒…

小巴黎城区内,枪声四起。

随着一辆辆坦克与装甲车驶入小巴黎城区,将挡路的尸潮,直接冲破、碾碎,这场人类与活死人之间的战争,其实已经宣告了战争的胜者。

但是,这仅仅是另一场战争的序幕…

早在封锁小巴黎地区开始,巴黎爆发生化危机的消息,传遍了全世界。

浣熊市的惨剧还没有消散,就出了这么一档事儿,让全世界的目光,都聚焦在巴黎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浪漫之都身上。

随着尸潮节节败退,高卢人重新夺回巴黎,更多的事件细节,也被揭露出来。

首当其冲的,自然就是造成这场生化危机的罪魁祸首。

由于找不到金发女人的任何信息,高卢政府为了给愤怒的国民一个交代,以及转移舆论的压力,毫不犹豫地把保护伞这个替罪羊,丢了出来。

要说这场生化危机,保护伞公司也绝对脱不了关系。

毕竟,病毒起源地,就是在保护伞公司总部大楼内,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

将巴黎事件归咎于保护伞公司的身上,也是十分正常的一个操作。

街边的秀丽少女大展甜美曲线

谁让他们有前科在身…

随着高卢政府官方的声明一出,背了黑锅的保护伞公司,名声更是臭得不能再臭,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由于大部分公司高层都被阿莱克西亚屠戮一空,保护伞公司一时间群龙无首,陷入混乱之中。

看到保护伞没有出来解释或澄清,大众只当保护伞默认了巴黎事件的所作所为,纷纷把愤怒的矛头,指向了保护伞公司。

在股市再次迎来一波跌停之余,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公开宣布,加入对保护伞公司的全面制裁。

保护伞公司位于世界各处的分部,纷纷遭到了大批抗议民众的攻击,被迫关闭。

与此同时,一直在收集证据,打算起诉保护伞公司的国际调查委员会,也开始联系高卢方面,想要借着巴黎事件的关注度,一举击垮保护伞公司。

随着形势急转直下,一直没有作出表态的全球制药联盟,也因为巴黎事件的爆发,从而下定了决心。

本来,保护伞公司研发生化病毒,造成浣熊市的毁灭,已经引发了广大民众对于医药公司,乃至全球制药联盟的不信任。而且,保护伞公司就是联盟中的理事会成员,这更是增添了他们的顾虑。

只是一开始,全球制药联盟只是把这些事情,当做保护伞的个人问题来看待。

如今,随着浣熊市与巴黎事件的接连爆发,全球制药联盟终于意识到,如果继续任由保护伞这样瞎搞下去,难保第二个浣熊市、第二个巴黎,不会出现!

人民对医药公司的信誉度,将会一落千丈。

到了那个时候,不仅仅是保护伞公司,许多制药企业也会失去民众的信任,从而破产!

更何况,保护伞公司研发生化病毒,还牵扯出了其他制药公司,间接参与到生化病毒的开发。

牵扯到数十万平民的死亡的责任,保护伞根本逃不掉这次的制裁。

为了挽回声誉以及暗淡的前景,全球制药联盟决定采取强烈的措施。

于是乎,他们便与起诉方达成私下协议,协助其对保护伞的诉讼,并且提供保护伞与其他公司联合开发生化武器的证据。但是,有一个条件,就是不能对其他公司采取法律行动。

起诉方一心想要彻底击垮保护伞公司,于是就接受了这个条件。

这些台面下的秘密情报,都是陆齐通过阿方索这位合作伙伴口中得知的。

据说,全球制药联盟之所以决定供出保护伞公司的种种罪证,身为理事会成员的三联,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
显然,保护伞公司一旦破产,身为竞争对手,被保护伞常年压制的三联公司,将会获利颇多。不仅可以取代其在制药业的位置,还可以独占b.o.w黑市销售这块大蛋糕。

如此巨大的诱惑,对于三联公司来说,根本不需要考虑,直接抬腿,将立于悬崖边上的保护伞,一脚踹下深渊!

。。。

巴黎事件过后,任谁都看得出来,遭到大半个世界抵制并制裁的保护伞公司,距离破产,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而保护伞公司这个昔日的制药寡头,渐渐成为了谁都想咬上一口的大肥肉。

其中,家大业大的三联公司,在资源争夺战中,占据着绝对的优势。

在陆齐的建议下,阿方索早就开始秘密与保护伞旗下的众多子公司接触,试图在保护伞破产之后,接收这些失去庇护的企业与资源,从而壮大自身的势力。

另一边,一边关注着对保护伞公司的审判进展,陆齐也一边开始了自己的挖墙脚计划。

与阿方索相比,他看中的,不是那些企业所能带来的庞大资源以及长久利益,而是能够帮他办事的优秀人才。

而一个性命不祥、年龄不祥、战斗力极高的神秘男人,成为了他首要的招募对象…

英伦,曼彻斯特,某家小酒吧内。

或许是还没有到晚上,酒吧内,除了趴在吧台呼呼大睡的一个醉汉之外,就只剩下一个相貌不扬,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,坐在角落处,享受着独处的时光。

只见他拿着一个精致的小酒杯,每次给杯子里倒满威士忌,一杯接一杯地倒入嘴里。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铃铛的声响,打破了酒吧的宁静。

一个身材挺拔的亚洲青年,缓步迈入酒吧。

在酒吧内一扫而过,视线在角落处的中年男人身上停留了半秒,亚洲青年便径直走向了吧台。

“要喝点什么?”

“给我一杯黑啤,谢谢。”

拿到黑啤之后,亚洲青年便一个转身,来到角落处的桌子旁,笑着对中年男人说道:

“你好,我能跟你一起坐吗?”

闻言,中年男人缓缓抬起头来,迎上那双黑色眼眸。

从对方一进门的一刹那,中年男人便立马对青年打量了一番。

从对方的身上,感受不到杀意,中年男人排除了对方是来杀自己的可能性。

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同意陌生人的拼桌请求,而是反问道:

“我们认识吗?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