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苏辰,今日之仇,我定要让血债血偿。”

血神子一脸光秃秃,阴森至极。

眼下的他,不论是头发,还是眉毛、眼睫毛、胡子……全都给烧干净了。

原本,以他的能力,要想让这些东西重新生长出来,也只是眨眨眼的事情。

可他却选择保留原样。

因为,这是耻辱!

唯有当自己洗刷掉这份耻辱的时候,他才会让那些失去的毛发,重新长出来。

轰!

血神子速度快如光,轰鸣间,卷起滔天海浪,冲进大峡谷。

等到他离开之后。

大地裂开,有一道道枯冥死气,快速升腾而起。

这些枯冥死气,出现时,立刻带来一种阴森冷然之感。

治愈系直短发女生温柔迷人写真

到最后,所有死气,汇聚到一起,化作一口阴死黑棺。

咔嚓一声!

黑棺打开,从中飞出一个面容阴狠的男子。

“苏辰,这次又让侥幸赢了一把,不过,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

水无敌双眼之内,有两团金红色的神火,正在疯狂滚动。

那阵仗,看起来好不吓人。

砰!

所有枯冥死气,齐齐炸开,形成一道笔直的风暴,卷起黑棺,快速冲向圣龙大峡谷。

如今,大峡谷开启,直达圣域,正是分秒必争的程度。

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苏辰得到圣痕!”

一声轻喃,传出时,水无敌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大峡谷深处。

天地间,一片寂静。

忽然,有一本古册,飞出时,自行打开。

从中走出一个极其俊俏的男子。

这男子,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,双目一片清澈,脸颊白皙。

即便是在阳光的照耀下,也看不出丝毫瑕疵。

“有意思,这几个家伙,居然还不涨记性,仍然要去跟苏辰对着干,不知道这后面的大战会何等精彩!”

月初公子脸上充满云淡风轻之色。

仿佛,这一切大战,都跟自己没有关系。

谁也不知道,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!

“走,看戏去!”

月初公子一个踏步,古册翻开,瞬息万里,消失在这死寂地天地之中。

圣龙大峡谷,深处。

这里荒无人烟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只有一条羊肠小道,通向未知的远方。

如今,在这小道尽头,有个少年,满脸悠闲,不急不慌的赶着路。

“小子,这回玩得太大了,一口剑阵,最多套住一个水无敌,结果非要去弄银王,而且还把另外几个家伙都给整进去。”

秃毛鹦晃悠悠飞了出来,抱怨道。

原本,它还想趁机捡便宜,可到头来,随着苏辰将风笑笑布置下来的大破灭珠,彻底引爆。

众人疯狂逃命而收场。

自己是什么好处都没捞着。

“咦……这临阵脱逃的家伙,还敢回来!”

苏辰抬起头,目光一冷,扫了秃毛鹦一眼。

这一眼落下,立刻让秃毛鹦通体发冷,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。

“小子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啊!”

秃毛鹦吓得后退了好几步,稳了稳心神,又道。

“我这不是看着要进入圣域了嘛,马上要与那些大帝交手了,所以过来帮忙!”

听到这话,苏辰脸上露出信个鬼的表情。

不过,眼下情况特殊,自己也懒得跟这家伙计较了。

“刚才说,要先对付水无敌是吧?我告诉,水无敌比起黄泉天宗的银王,还要难收拾得多。”

苏辰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抹忌惮。

别看着从头到尾,水无敌都是不显山不显水的,可水无敌给他的感觉,比起银王还要危险得多。

俗话说,咬人的狗不会叫!

眼下的水无敌,正是这种不会叫的‘狗’!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那家伙的修为才是玄轮境啊!”

秃毛鹦一脸无法置信,道。

“到了武道后期,修为不再是衡量一个人战力的唯一标准,影响一场战斗的输赢,因素有很多。”

苏辰目光微闪,回过头,看了后方一眼。

“正如刚才的大战,若是论及真正的战力,以我目前的水准,自然不是银王的对手,可我掌握了天时地利人和,整得银王狼狈不已。”

关于自己的具体战力。

没有人会比苏辰更清楚自己的情况了。

以他眼下造神尊者的武道修为,即便是再借助《太古龙象诀》第六重的力量,也远不是仙轮大能的对手。

只是,因为他有圣器玄冰巨剑相助,同时,还控制住了峡谷外的剑阵,最重要的是,他抢先一步击杀了‘铜王’。

如此一来,令得银王心神大乱,疯狂之下,战力虽然提升了不少,可智力却是大幅下降。

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来着:

要想让人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!

银王因为急着要杀自己报仇,所以疯狂进攻。

如此一来。

自己才能找到机会,重伤对方。

否则,在那样的情况下,银王只要保留实力,跟自己拼消耗,那么最终惨败的必定是苏辰。

整个剑阵,所需要的力量何等磅礴。

以苏辰眼下的修为,肯定是没办法长久控制玄冰剑阵。

“那……那也不可能,出现水无敌的实力,要比银王强的情况吧?”

秃毛鹦脸上依旧充满疑惑。

“我说的是,水无敌比起银王要难对付,并没有说,他的实力,比起银王要强。”

苏辰有些无语的看了秃毛鹦一眼。

这家伙,有时候挺聪明的,可每到关键时刻,总会掉链子。

“实力强又如何?关键是要保命能力强!”

苏辰说完后,上上下下打量了秃毛鹦一眼,又道。

“看,有个屁的实力,可是,却能从一尊大帝的追杀中逃之夭夭,这才是让人忌惮的地方!”

闻言,秃毛鹦双眼发亮。

苏辰这话,明显的就是在夸自己啊!

“那是……本神鸟的保命能力,自称‘天下第二’,那么,绝对没人敢说自己‘天下第一’!”

秃毛鹦一脸傲然,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苏辰听到对方如此自的话后,只能回以呵呵了。

“小子,别不信啊!”

秃毛鹦看到苏辰这一脸嫌弃的表情,立刻急了。

“想当年,我……”